宏觀研究團隊每周精選觀點【20210607】

2021-06-07 10:47 廣發証券宏觀研究團隊

相關附件20210607周度宏观小结_SC.pdf

人民幣匯率短期走強與國內股債雙牛有較強聯動性,但基本面變化及政策干預下需警惕回調風險。


       匯率變化一般由廣義利差、購買力平價和風險溢價三因素決定,近期人民幣升值,主要受後兩者影響。從關聯性看,去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強與陸股通資金流入、外資增持國內債券的過程同步,且疫情後美元指數系統性走弱也支撐了人民幣升值。但隨著美國財政赤字率邊際收斂、實際利率回升及風險偏好下降,美元指數未來或階段性走強;我國央行近期上調外匯存款准備金率,也意在逆轉市場對人民幣單邊升值的預期,因此需警惕人民幣匯率短期調整的風險。
—— 郭磊:“匯率走勢與資本市場”,2021年6月1日

經濟過熱與危機解除是美聯儲收緊貨幣的先決條件,未來2個月聯儲有望明示Taper時間表。


       總結上世紀60年代初至今美聯儲9輪緊貨幣操作的經驗可知,經濟過熱往往是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的觸發條件,而一些政策框架外的因素,比如外部經濟危機、滯脹、疫情突襲等風險事件,也會影響美聯儲的施政節奏。從當前情況看,疫情對美國經濟的約束或於今年7月徹底解除,美國經濟或由此轉為過熱,此外7月後美國政府也將不再提供額外的抗疫刺激,壓低發債成本的動力減弱,因此美聯儲Taper的時機已日漸成熟。後續應關注聯儲主席鮑威爾會否在未來2個月內明示Taper時間表,以及聯儲政策收緊對美元指數、美債收益率、全球流動性與市場預期的影響。
——張靜靜,王屾:“以史為鑑美聯儲何時開始緊貨幣?”,2021年6月4日

拜登基建與加稅組合政策大概率於今年Q4落地,下半年削減QE及加稅信號或導致美股調整。


       拜登政府公布2022財年預算提案並將“美國人就業計劃”和“美國人家庭計劃”納入預算當中,彰顯其推行新政的決心。但兩黨目前仍存分歧,民主黨堅持“基建+加稅”組合,而共和黨則不支持加稅。目前民主黨有能力推動修改本年財政預算決議,但拜登不希望加劇兩黨分裂,故基建+加稅政策大概率與新財年預算捆綁,並最快於今年Q4立法實施。新政落地不會逆轉美國赤字率與政府槓桿率回落趨勢,10Y美債收益率中樞有望長期上移,但需要關注削減QE及加稅落地對美股的考驗。
——張靜靜:“拜登政府公布2022財年預算提案,密切關注加稅靴子”,2021年5月30日

< 返回目錄